• 张北简介
  • 历史文化
  • 特色美食
  • 旅游交通
  • 酒店小镇

张北县历史文化介绍

张北城南距外长城30里,扼大漠出入中原孔道,在历史上是兵家必争之地。

当年郭沫若出塞曾感慨成诗:“辞去狼窝张北行,此途古代惯用兵”。

兵家必争之地

有史可依,最晚在南北朝时张北就已立城,名怀荒镇,为北魏政权边防六镇之一,距今约1600年。镇将择自皇宗贵族,镇兵征于族姓强宗,每年秋冬,六镇兵马齐出碛南,烧荒绝草,扬威漠北。正光四年(523年),被北魏封为“蠕蠕王”的柔然族可汗阿那瑰自洛阳北返,途经怀荒镇时,“劫掠良口二千,公私驿马、牛、羊数十万”。镇兵和镇民生活无着,向镇将于景“请粮,景不给。遂执缚景及其妻……月余乃杀之。”怀荒镇暴动点燃了导火线,各镇纷纷响应,历史上著名的“六镇暴动”风起云涌。

统治者急忙勾结柔然联兵镇压,孝昌元年(525年)阿那瑰应召率十万众南下,起义失败。六镇20余万兵民被徙往内地,柔然趁机“擅其故地”。许闻诗先生作《兴和皇城》诗:“当年胡族号蠕蠕,继起辽金建帝庭……”,说阿那瑰在怀荒镇立庭。此事真假,现在还查不到佐证。不过阿那瑰喜用汉仪,怀荒为当时巨镇,他利用城廓衙署树下乘凉也不无可能。只是阿那瑰好景不长,后来世为柔然“锻奴”的突厥人打上门来,“大破之于怀荒北”,阿那瑰自杀。此后几个世纪,张北这片土地消失在史册中。

南北朝时期

辽初,赐皇亲贵戚置“头下州”(即封地),景宗姐姐封号秦晋国大长公主,在张北置州,称燕子城,一些史籍说成于乾亨二年(982年)。燕子城是辽帝后驻跸常地,城内有行宫。辽灭后晋,所得宫庭宝器也多藏在此城,就连那颗李斯篆文的传国玉玺也在其中。不过北宋人郑文宝著《传国玺谱》说那是假的,晋末帝玩了个偷梁换柱的花招,理由是他认识一个叫赵应良的,此人年轻时在辽国南院宰相高勋府中供事,“尝从至燕子城,登重阁,阅晋旧物,得睹玺绶,见制用疏而不工,又非真纽。”

但辽人固以为秦玺,辽太宗欣欣吟诗:“一时制重宝,千载助兴王,中原既失守,此宝归北方。子孙宜慎守,世业当永昌”。可叹他的子孙不肖,金灭辽时,天祚帝从居庸关往燕子城、鸳鸯泺(今安固里淖)奔命,仓皇中竟把它扔进桑干河中。

辽初

金初,在燕子城置柔远镇,不久升为县,后又附立抚州。民间仍呼燕子城,也称“燕赐城”,女真语为“吉甫鲁湾城”。城内,建枢光殿宴游幸君臣,立权场易北方良骥,筑寺刹供道士诵经。开化繁荣,《金史》赞它“素称富贵”。大定二年(1162年),撒八窝斡起义受挫,余部万多人打算取道燕子城奔西京大同。统治者急忙运甲仗八万件在燕子城布防堵截,义军不能取城,追兵又至,内外夹攻,除数百人得脱,余皆壮烈牺牲。窝翰撒八起义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农牧民联合起义,它在张北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反抗压迫与不屈不挠斗争的华夏民族精神。金末北方吃紧,承安二年(1197年)抚州升为镇宁军,不久掌征伐的枢密院也来行省,以张北这片土地当敌冲。大安三年(1211年)成吉思汗破抚州,在城内分战利品,据野狐岭天险扼守的金军主帅不敢趁机奔袭,成吉思汗从容整军,在野孤岭大破金兵40万。这一仗,决定了金朝的命运。抚州遂成荒城。

蒙古宪宗八年(1258年),蒙古复立抚州,中统三年(1262年)升为隆兴府,至元四年(1267年)升路。元至大元年(1308年)还路为府,复降为源州。四年复隆兴路。皇庆元年(1312年)改称兴和路。大元百年,张北这片土地进入了历史的黄金时代。这里是军器、皮革制造基地,南人、工匠成批徙来,街市繁华。阖阓甚盛。忽必烈的第一座行宫也择在此地,他每年北幸,回时必经,遂成祖制。至正十二年(1352年)周伯琦扈从顺帝北巡时曾在兴和登高吟诗:“兴和号上郡,坡陀具城廊。……提封广以遐,编氓半土著,甍瓴结贾区,层楼瞰寥廊。要会称雄丽,势压诸部落。……北巡必西还,远拟东邑洛。……”帝王巡幸,千车百骑,供亿浩繁,驻跸一日,百姓少活一年。更有番僧常常在此做佛事,费用多摊自地方,统治者不知恤抚,还一任这伙西方来的僧侣横行街肆,强抢民物,生吃人肉,奸淫妇女,以至殴打公堂。人们造反了,至正十八年秋,红巾军将领关先生等率师出塞,一把火把兴和城烧焦了。后来当地在行宫处挖出大量烧成“炉渣”的陈米,洒在马梁疮上,疗效甚佳,这可能是大元帝国留给张北这片土地的唯一好处了。

金初

明初,残元势力退保塞外,在兴和设重兵拒守,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遣右副将军李文忠出野狐岭进拔兴和,置兴和府。四年,残元再据兴和,府废。七年,大将军蓝玉再克兴和,生擒国公里密赤以下要臣59人。三十年置兴和守御千户所,为“九边”之一。永乐初,蒙古别部鞑靼,兀良哈不断袭击兴和,杀死都指挥王祥,抢跑守备吴成的孩子和老婆。八年(1410年)成祖朱棣北征,在兴和校阅五军,然后北上。十九年,鞑靼攻陷兴和,翌年守御千户所南迁宣府(今宣化)。自此城废。

清代,内外一统,所谓“圣朝不划长城界,一道平岗是九边”,张北这片土地不再扎营驻兵。偶尔“北京帮”、“山西帮”等商队的旱板车走向库仑,俄国商团的骆驼南下,或者军台驿站的快马,才给这里带来几缕人间的烟火。咸丰三年(1853年),清政府在坝上招民垦殖,兴和城始有居民。光绪八年(1882年)以垦殖日繁,在此设中汛,置千总衙署。

民国五年(1916年),察哈尔都统何宗莲到兴和视察,以整顿史治,遂议定迁治县署,六年建筑,七年正式将张北县治从张家口移来,始名“张北”,民间仍呼兴和城。是时,“住户不过二、三十户,商号不过一、二家,形似乡村,甚为僻陋”。十八年,在旧城遗迹地基上筑土垣,高一丈,基宽五尺,顶宽三尺,周六里零七十一步。门四:南“建安”门,北“定远”门,东“迎旭”门,西“阜成”门。外绕护城河。城内“商号约五百余家,居民千余户”。二十四年,以张北重地,继上年所筑南北瓮城,再增东西瓮城,南瓮门曰“明德”,北曰“宁朔”,东曰“光华”,西曰“仰昆”。1936年1月,根据《秦土协定》,伪满洲国察东警备司令部遣骑兵营进张北。终伪蒙疆时期,张北为察哈尔盟公署驻地。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政权在此建立张北县政府。翌年为国民党傅作义部攻占。1948年12月15日,张北城获得二次解放,这座几经兴衰、废存的古城开始跃入自身历史上的光辉时代。

明初